日本研究の日常

[讀好書] 大河劇與日本 #1

發表留言

最近看NHK大河劇時總覺得疑點重重, 結果就開始了研讀幕末時代的資料。當中發現不少有趣和非常值得研究的歷史,現嘗試整理一下資料供日後參考跟進。

有關<<花燃>>的爭議

<<花燃>>官網

大河劇的維基百科

2015年的大河劇<<花燃>>主角為維新時期的思想家吉田松陰(伊勢谷友介飾)之妹杉文(井上真央飾),感覺其主題是在政治動盪時期中近代日本女性如何面對巨大壓力。可是日本傳媒一般比較關注劇集收視率,每回看到製作組或演員的相關新聞也是問他們何以收視如此低。事實上筆者每回跟對日本有興趣的朋友討論大河劇時,也感受到現時人們已很難持續追看同一劇集整年。印象中其他日劇也好像變得越來越短,只是十回左右便結束了,一季餘下的日子便以三數回的特別篇「填充」一下。加上現代觀眾對同一題目的關注度受到互聯網即食文化影響變得難以持久,或許也是大河劇收視一年比一年低的原因。<<花>>在劇情方面更經常受到非議,最新一項是長州藩砲擊美國戰艦的歷史在劇中變成了砲擊法國戰艦,這改動在日本引起不少政治聯想。

其實這段歷史在倉山滿著的<<嘘だらけの日中近現代史>>(暫譯<<充滿謊言的日中近現代史>>) 中也有提及。(p.73, 「…..仏米蘭の船に砲撃を加えたのですが……」) 可是真相是怎樣又有誰能說得準呢? 看來劇中誰攻擊誰要是考究起來得費一番功夫。

相關新聞連結 (<<大河「花燃ゆ」の不可解な「変更」「米船」砲撃が「仏船」になったワケ>> (大河劇<<花燃>>不可解的改動 由砲擊美國船變成法國的) , Jcast News, 17 Jun 2015)

<<花>>劇其實自開播以來已引起過很多政治方面的猜測。現任首相安倍晉三來自山口縣,在幕末時期正是吉田松陰一家所在的長州藩,劇情有任可改動皆被質疑與政治有關。加上該段歷史涉及不少敏感議題,如戰爭和行刺等,也令有關方面感到為難。可是這些議題在取材上又不能避免(如松陰向幕府透露其行刺計劃致被處決一幕就是人所共知的史實),結果本來打算鼓動人心的劇情就變成了被非議的焦點了。事實上日本出版界近期也有不少著作討論幕末時期的歷史,當中八幡和郎著<<日本を超一流にする 長州 変革のDNA>> (名字好長! 中文暫譯作 <<長州(藩)改革的DNA 使日本變成超一流國家>>) 分析了近代日本跟長州藩的關係。據此書所說,歷代日本共有9位首相來自山口縣,而當中伊藤博文(<<花>>劇中劇団ひとり飾)更是吉田松陰的學生,政治思想影響了整個近代東亞,所以說長州藩士的政治思想影響了幾代日本政治舞台也不為過。八幡和郎著作便介紹了長州藩的詳細歷史和對後世日本的影響,對這方面有興趣的朋友可參考之。

雖說當成是了解一下日本方面的史觀,在很多說法上由於跟自小學習的相距非常遠,也會令人感到困惑。所以讀這兩本書只是起點吧。

雖說是想了解一下日本方面的史觀,但在很多事情說法上由於跟自小學習的相距非常遠,令我感到很困惑。所以讀這兩本書只是起點吧。還得多參考不同著者的書才行。

在<<花>>劇中有不少場面是令人不解的。而且英雄人物除了熱血的一面外,也常有趣怪的一面,比如慣演喜劇的劇団ひとり看上去更是怎樣也令人聯想不上歷史上的伊藤博文的。而且比對歷史人物真實的生没年日再看看選角,更是令筆者嘆製作組這方面的彈性。

情節方面也有不少有趣的發現,好像松陰往東北學習為何急於一時非脫藩不可?據資料說當時連「脫藩」這個字詞也好像未有,未得批文出境好像是沒有拿著旅行證件而已,刑罰也不會很重。(八幡,p.96) 可是讀了奈良本辰也著作<<吉田松陰著作選>>的說法,松陰是害怕禍及家人才自首的,又好像會罰得很重了。(p.26 – 27) 無論如何,看來史實和劇情也是一樣,松陰是約定了好友出發,言必信行必果了。劇中後來松陰自首後在野山獄中又好像能自由進出囚牢,看來環境相當不錯(在場還有<<HERO>>中飾演酒保的あるよ大叔照料日常生活,和身份不明的美女井川遙出場相助)這樣松陰後來又何以憤起跟其他囚犯一同要求改善待遇?查考原來史實松陰在獄中生活十分痛苦,基本上是穿著薄衣忍受嚴寒的,這在奈良本辰也的解說 (p.31)中也有提及,實情看來跟劇中看到的差別很大。

松陰原著的兩本文集慢讀中,很難消化,唯有努力。

松陰原著的兩本文集慢讀中,很難消化,唯有努力。

我們當然明白大河劇是娛樂節目的一種,不能要求它完全緊貼史實(而且至少大河劇沒有出現像「幫朕Check一下」和出現飲料塑膠樽的鏡頭),可是從網上資料看來原來大河劇以往不少由小說改篇,近幾年才主要由劇作家創作故事,難怪感覺近年很多情節重視娛樂性多於忠於史實。看來大河劇的製作也是跟社會變遷和製作資源有關,觀眾可絕對不能對劇情過於認真。(這令我想起觀看另一套大河劇<<龍馬傳>>時竟然有一幕描述坂本龍馬(福山雅治飾)和桂小五郎(谷原章介飾)得知吉田松蔭要偷偷上美國黑船,二人便飛奔到海邊去,鏡頭出現飾演松蔭的演員竟是平時演喜劇為主的生瀨勝久。他還教訓了龍馬和小五郎一頓。可是至今從書本上根本未看到有關史料,而且松陰和龍馬那時應只有20多歲……)不過作為一個研究題目的起點,觀劇引發研究興趣效果似乎相當不錯。好像為何<<花>>劇中的兄弟都是不同姓氏的呢? 原來其時家中排行第二的小孩,不少被送往沒有生養孩子的家庭作養子繼承之家業, 所以松陰的叔父跟松陰的父親不同姓, 松陰又跟大哥不同姓了,這些江戶時代的習俗不看劇就是不會留意到。

(其之一,待續)

作者:suraimu

本來只是因攻略《勇者惡鬥龍》而學習日文, 經常說其日常生活就是研究日本。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