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研究の日常

[看舊片#3] 《紙之月》:還是不要想太多

發表留言

看罷《紙之月》電影後反覆思考了幾天,由於原著小說還未讀完實在未能確定故事想表達的主題是什麼,但如果概括地說是刻劃女性在日本社會的困境和描寫犯罪心理應該沒錯吧?只是我有點懷疑其實不同人看《紙》電影或會聯想到不同的主題,何況結局其實沒有像宣傳短片中所說令觀眾感到驚訝的地方,似乎完全不是推理故事通常的架構。要說是日本社會對女性不平等導致宮澤里惠演的女主角犯罪嗎?其實理由又好像沒有那麼強烈,至少後段銀行前輩(也是女性)質問她的一段完全否定了「犯罪值得同情」的想法。宮澤一角明言就算是假的也想不顧一切追求一次(回憶鏡頭她以手指擦掉月亮,應是喻為幸福或理想之類?還是半月哩。擦掉了不要了。),完全漠視了客戶對她的信任,倒是令我覺得電影在諷刺人們經常自作多情,不負責任,行事只求一己私慾的趨向。

為什麼會這樣說呢?其實在電影「真相大白」後宮澤打破窗戶奔跑逃亡一段,鏡頭出現的竟是跟她有關係男性們的日常生活,包括有為丈夫辛勤工作(其實他一點也不壞吧?),富有年老客戶把玩相機,年青小伙子跟同世代女生拍拖等,映照出女主角一直以來童年陰影「施比受更有福」之虛無,一直以為自己在做著「只有我才能做的事」救助別人,可是人們其實活得比她還好,可憐的是她自己。(結局她逃到東南亞國家,在市場幫檔攤小女孩拾起蘋果後,人家卻說「不用錢的你吃吧」之鏡頭說明了。)更不要說她本來就是違反別人的信任來拿到資源幫助別人的,或許製作人也想諷刺一下當今世道的所為慈善?還是不要想太多太遠,停留在「電影反映出日本社會真是對女性太不公平了」的結論,心理是最平衡的了,要是連修女和同學的對白也拿出來分析一下,恐怕是會令人相當不高興的。

角田光代的小說是非常值得細讀,《紙之月》和《八日月之蟬》兩部成績十分好的電影原著也是出於她的手筆,而且女主角的人格也是可憐和可怖的混合體,都令男性讀者感到相當心寒。

作者:suraimu

本來只是因攻略《勇者惡鬥龍》而學習日文, 經常說其日常生活就是研究日本。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