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研究の日常


發表留言

[音樂] 對我來說, 其實椎名林檎是位哲學家

(筆者按: 剛買了林檎女皇的近期大碟「日出處」,有點遲了,還想起一篇以前寫過的文章。於是想到轉載回來保存一下。)

從<<鬼太郎之妻>>讀到水木夫婦昭和時代的貧困回憶, 到近期看是枝裕和<<そして父になる>>(港譯<<誰調換了我的父親>>)電影, 筆者感到的是日本文學和電影中好像有種"貧困的美"之永恒想像, 好像沒有變富的人才能嚐盡人間真味似的。 容我以偏蓋全地歸納一番, 印象中很少看到日本電影是歌頌富人的, 連木村拓哉跟中井貴一早前合演的<<PRICELESS>>也來一場拾飲料罐的戲。在日本影視圈主角們好像只能像阿信般, 忍受著窮困生活而發奮向上, 一個一個銅板地存下來。生下來便是富人的角色, 往往像有原罪般, 不是人間失格 – “失去做人的資格", 便是終日以銅臭害人害物。

於是, 筆者從此想更深入了解日本人的"貧窮觀", 後來連"貧困神"典故也查了, 原來是有方法可以請走衪的, 十分有趣。可是如果請也不走, 又未能開源節流的話, 方法只能往內求了。 戶口沒有錢怎麼辦? 筆者對這些事情經驗豐富, 向大家推介一下椎名林檎的早期歌曲。有一回聽<<ありあまる富>>還差一點感動到哭出來了, 看看她寫的詞 (以下全是節錄):

椎名林檎 – ありあまる富 (台譯:滿滿的財富)

もしも彼らが君の何かを盜んだとして
それはくだらないものだよ
返して貰うまでもない筈
何故なら價值は生命に從って付いている

ほらね君には富が溢れている

「即使他們從你那裡偷走了什麼/那只是些無關緊要的東西/甚至不用去拿回/這是因為價值是附在生命之上」

「看啊你是富有得不得了」

繼續閱讀